全职·修伞:养鬼

排雷:叶修黑化、喻黄出没

1.

七月阴阴,不吉不详,鬼门大开,致使阴阳相通,黑夜漆漆,世俗之眼未能见,无主孤魂,大庙不收,小庙不留,游荡遍野,阴烛虚摇。

凡人莫惊,生人勿扰。

 

叶修从H城郊外驱车赶回,双手把着方向盘,右手指间夹一支烟,偶尔送到嘴边嘬一口,把一辆比亚迪开得蹦蹦哒哒。车轮下是土路,没抹沥青更别提水泥了,不过是压实压平而已,是以路上难免有坑坑洼洼和碎石,若碰上大点儿的坑洞、石块,屁股就得被颠一下。

 

好在今天谈了笔好生意,他心情不错,也就不计较这点小事了。

 

城郊土路没有路灯,只有比亚迪的两股车灯直直照着一条不见头不见尾的远途,道路两旁净是农田,两眼一抹黑,啥也看不见。

 

正是爽夏,明月高悬,繁星散布,蛙声一片。

 

借着打开的车窗,叶修抬眉往天上望了眼。

 

皎皎明月如慢慢晕了水一样,变得蒙蒙的,成了毛月亮。在旧时候,毛月亮代表着不详,夜暗月昏,阳气失和,理当闭门紧户,莫走夜路。

 

但如今现代社会,谁还信这个。

 

叶修不过是扫了眼天上,就收回了视线,却没想到正是这一错眼,路边竟突然跳出一抹白影,直扑车前;匆忙间虽没能看清模样,但似乎是人。

惊得他连忙用力踩下刹车,在寂静的深夜市郊扯出刺耳声响。

 

滑行几米匆匆停稳了车后,叶修一瞅,那白影已然不见了;他刚要下车,却想起了什么,开门的动作一顿,收了回来,又重新发动引擎,让车倒回去。

车子倒回去一段距离后,再看前面的土路,依旧空无一物,仅有浑白的车灯照着一小片地方。

 

叶修可不觉得刚才是犯了眼花,他又借后视镜望了望车后;此时没有其他光源,自然只能看到一团黑暗。谨慎起见,他狠吸了下嘴边的烟,扔出窗外,把车窗摇上来,滴的一声,锁死了车门窗。

 

新闻里不是没报道过,有那种打劫团伙,专挑荒郊野外下手,使计逼停车辆,再趁机勒索车主钱财,更有甚者杀人越货,抛尸野外。这种地方一没监控二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哪能找得到凶手。

 

发动车辆,继续往城里赶,这下叶修不走神了,专心盯着前路。

 

正开着呢,不远处冒出来了光来,似乎是农户的屋子。

那几点光越来越近,叶修瞟了眼,也许是屋子离得远,没看出来是不是房屋,只能见到光,也不大亮,还有些闪,可能是农村电压不稳。

慢慢的,车子往前开着,路两侧的灯光多起来,开始只有几点,后来加起来有十多点,就是小小的,照不亮周围,也就看不出是从哪儿发出的光了。

 

明明是见着了光源,叶修却越发谨慎了。

 

没过一会儿,他又发觉竟是起雾了?

车灯照出前边的一缕缕白雾,更像是烟,那种舞台上放出的烟雾效果,朦朦胧胧的,车前窗渐渐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叫人看不真切。

 

可这大夏天的,天高气爽,深空挂月,怎么起得了雾?

 

叶修握住方向盘的手不由抓紧了几分。

 

“别往前开啦……”

冷不丁的,身后突然冒出来一句幽幽的声音。

 

叶修心中一紧,手一抖,车轮打滑,直直地往田里开去;幸好还记得脚踩刹车,总算让车子险险地停在了路边,没一头栽下去。

 

车子停了,叶修抿紧嘴唇,透着中央后视镜,思虑要不要去瞅瞅身后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但又怕惹上什么东西,不敢看全了,只有用眼角偷偷摸摸地晃见一团白影。

 

可车门紧锁,车窗紧闭,这白乎乎的玩意,从哪来的?

 

荒郊空无一人,除了车灯和远处的农田飘着那几点光,寂静深黑,前路还在渗出浅浅的白雾,越来越厚重。

 

叶修一咬牙,决心回头去瞧清楚。正待他欲回过头去,没成想那白影却猛地窜起,扑面而来,直罩面门。

 

疑骇之下,叶修只觉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评论(5)
热度(144)
© 潘洛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