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修伞:养鬼

2.

待悠悠醒来,已经是天色大亮。

 

车外还是农田土路,农田翠油油,土路黄瘠,前后无人,仅一辆比亚迪歪斜停在路边。

 

叶修恢复了清醒,忆起昨晚的事,心中仍有丝后怕,可仔细找了一圈车内车外,皆无异常;只有车轮滑出的轮胎印,证明那并非是黄粱一梦。

 

毫无头绪下,无可奈何,他只有重新发动车辆,回到了喧杂的城市。人声车鸣裹挟而来,纷乱起伏,满是尘浊。

 

回了公寓,叶修把公文包扔到沙发上,从冰箱里拿了瓶啤酒喝上。凉气浸进肺管,连着头脑都冰得冷静下来。

他打开电脑查了查新闻,没发现H城最近有发生类似于郊外打劫的案件。那么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起身洗了个澡,打开电视看了会儿,刷刷股票,叫了份外卖,随便对付过去,下午打了几把游戏,口渴,又从厨房端了一杯水走回来,经过一扇门时,叶修略经犹豫,最后还是没打开它,径自窝回了沙发继续上网。

 

天色一点点沉下去,也许是昨晚受了些惊吓,这一整天,叶修都觉得有些精神不振,在正是开始夜生活的时间早早爬上了床。

 

睡了也不知道有多久,被一泡尿憋醒。

 

半梦半醒间,叶修是极不想起来的,无奈膀胱憋得厉害,只好不情愿地睁开眼。睁着一半,还有上面一半掀不起来,能不掉下去阖上就很好了。

正要翻身下床,叶修脑子一顿,恍惚间似是又看到眼角晃过一道人影。

 

操!

 

一个鲤鱼打挺,叶修几乎是从床上弹起,顺势滚到另一边的床下,啪的一声开了灯,同时一只手从床头柜抄起烟灰缸。

 

天花板的灯柔柔地照遍整个房间,也照出了站在对面床头的人。

 

清瘦苍白,眉眼温和,神色无害,看着比不修边幅的叶修要年轻几分,一个男人,此时正望着绷得汗毛都快炸开的叶修,带着空茫,带着一无所知的状况外。

 

叶修盯着他,没说话,视线不敢移开半分。

 

而这个莫名冒出来的家伙,微微歪头,神情疑惑地开了口:“你……”

似乎是想不起来该说什么,期期艾艾的,他又重新起了话头:“……我………我叫……名字?”

“叫……叫苏,苏……”

 

面对苦苦思索自己叫什么的男人,叶修一语不发,维持着警惕的姿势,望着对方绞尽脑汁想了半天,终于一拍手掌,兴奋道:“苏沐秋!”

“我叫苏沐秋!”

 

苏沐秋,一个叫苏沐秋的鬼。

 

叶修默默看着自开了灯后,身体就在慢慢变透明、变虚到可以透过看到其身后窗户的苏沐秋,表情空白,不知道在想什么。

 

鬼啊,现代社会,谁信?谁见过?

 

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苏氏鬼呢,没有志怪小说的阴森可怕,没有小道故事的邪气凛然,反倒是一副好皮相,声软音润,眼带三分笑,看上去比叶修一介凡人还好相处。

况且这只鬼,混得当真可怜,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生前事身死时,一问三不知,好不容易想起自个儿名字,高兴了好半天,对着叶修软软地笑,没两句就掏心掏肺,傻得冒泡。

 

叶修问起昨晚的事情,傻乎乎的苏沐秋也说不清楚,只知道懵懵懂懂间上了叶修的车,然后是本能地觉得那些在远处虚晃的光点有危险,便出声叫了叶修停下来。

 

叶修又问,后来他怎么昏过去了;苏沐秋仰头望他,抿着嘴道:“……香…好香……”

说着,他便往叶修身上靠过来,神色间晃过一丝迷醉。

 

被抱住时,叶修不禁僵了下,心中反复压了好几遍,才压下去想要抬起的手,任由对方抱住。

 

而没过多久,叶修大概能猜出昨晚自己会昏迷的原因了。

 

苏沐秋往他身上靠了一会儿,透明的身体竟慢慢又似实体了一般,甚至能直接地感受到皮肤、躯体的触感,只是体温较低,冰冰凉凉的;再想想叶修在今儿白天的萎靡——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吸阳气吗!

 

叶修无话可说地等着苏沐秋实体化得跟真人没什么差别后,不得不为了身体着想,把人拈开,只是没想到苏沐秋黏人得紧,很贪恋从他身上闻到的香,眼巴巴地望着,像只求宠的小狗。

 

叹了口气,叶修看了看坐在旁边馋食一样馋着他的大鬼,又想想刚才他被贴身好一阵子后的头晕,一个猜想逐渐浮出真相的水面——这只迷糊的蠢鬼,肯定是在第一次“吃”得太猛,以至于让他阳气骤跌,丧失了神智吧。

 

 

没有要去的地方,又有特别好吃的食物,苏沐秋成了赖皮鬼,呆在叶修家里不走。

他只能在晚上出来,白天怕太阳,一冒出来后就喜欢贴叶修,走哪跟哪,洗手间都想跟进去。

叶修心软,尤其是在对方记忆空白得像天真小孩的情况下,忍不住纵容。

 

后果就是印堂发黑、眉眼虚肿、四肢乏力,像随时可能精尽而亡的纵欲过度。

 

三天之后,销了假去公司上班,男同事皆是一脸暧昧的猥琐笑,可惜叶修连证明清白都有气无力,只好任由流言在短时间内迅速泛滥,广为传播。

 

魏琛来拿文件,瞅见叶修虚得挂上了两个大黑眼圈,顿时大乐:“我说老叶啊,是,你是年轻,底子好,但凡事都得有个度啊对不对?这要是把身体搞垮了,公司的业务怎么办?我们这一大家子的,可全指望您叶总啦!”

 

叶修端起咖啡,撩了下眼皮,轻轻吐出一个字:“滚。”

 

魏琛更乐,摇起头:“啧啧,叶老板,你真得听我这过来人的一句劝,再年纪轻,也不能乱来,是不是?”

他苦口婆心:“那万一人到中年,什么不振,对老婆多不好,多影响家庭和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呵呵。”

叶修放下咖啡,吐出三个字:“给我滚。”

 

提不起精力来打嘴炮,让魏琛对叶修轻飘飘的回击很是蔑视,得意地离开。

 

  

  


 
评论(2)
热度(114)
© 潘洛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