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修伞:养鬼

6.

出了酒店,街上华灯长照,叶修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

 

目的地是栋大楼,黑漆漆的,楼外的路灯也少,周围很安静,只能听到远处的车鸣。

叶修找到大楼的入口,没有门廊窗框,也没粉刷,裸露出粗糙的水泥墙体,看起来根本没有商户入驻,也就难怪整栋楼没有光线了。

循着楼梯走上去,偶尔能听到楼道里传来声响,但因夜黑,看不见是什么玩意。

直至顶层,才看得到光线。

 

几盏油灯落在空旷大厅的几处角落,照亮着很小的范围,昏黄昏黄,可以看到旁边有一些物件,成形的骨扇,不成形的陶瓷,零散的木头和土块。

 

叶修刚踏近一步,黑暗中便响起一个声音:“谁?”

 

“叶修。”

 

“哪个叶修?”

说话的人慢慢走近,尾音微扬:“那个叶修?”

 

“那个叶修。”

 

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走进光线中,微微眯眼,道:“这里不欢迎那个叶修。”

 

叶修又问:“钱也不欢迎?”

 

“多少?”

 

“要多少有多少。”

 

“有多少要多少。”

 

“那得看你的货值多少。”

 

“你觉得值多少就是多少。”

 

叶修一笑:“不买成品,只买小件。”

 

旗袍女人看起来并不意外。

“传闻叶修全道精通,天赋横绝,世难得其一,果真不错?”

 

“传闻不可信。”

 

“哦?”

 

“全道精通,天赋横绝,世难得其二。”

 

想当年道之一派,有两子横空而出,天赋之卓绝令各等艳羡,道道精通,横扫众子弟,无他人能出其右,嚣张肆意,谁敢撵其锋?

 

旗袍女人眯了下眼睛,似是有所怀疑:“你要做什么?”

 

叶修知他背后有旧师门的压力,所以先来替她撇清关系:“做什么总与你无干系。”

 

良久,旗袍女人才摇头,缓缓道:“无干系也会变有干系,不如先有干系。”

 

叶修沉默了。

 

旗袍女人干脆直接挑明:“我的条件只有这一个,否则免谈。”

 

她猜到了叶修的目的,而现在她要参与到这个目的中去,她知道最终叶修会答应的,为了苏沐秋。

 

 

与此同时,H市,某条小巷内。

 

黄少天正在屋内与一只大狼狗玩耍,第一间小厅的旧门忽然咣地一下,被风吹得撞到墙壁,惊得他眼角一跳,抬头看去。

 

无声无人,只是起了风,丝丝地飘。

 

正当大狼狗咬着他的耳朵让他回头,喻文州从楼梯匆匆走下来。

“少天!过来!”

 

话音刚落,屋外骤然响起呜呜风响,沉得像深海的铁水,霎时间,窗外天地变换,黑云翻涌。

 

黄少天和大狼狗连忙跑到喻文州身后,背脊弓起,炸了一身毛,警惕地盯着门口的方向。

 

这房子早已刻下阵法,此时正挡着突然闯来的敌人,外头无声无息,只听得见风声,漫天飞卷,狂暴难安。

 

喻文州虽惊不乱,心中快速算起道术:七月初十,乙巳,煞南,日时相冲,诸事不宜……

 

“叶修何在?!”

质问之声如天上来,轰隆隆似雷鸣,过耳震神。

 

……天光有忌,无主祭祀,位犯天牢,神鬼不尝,破北得生……

 

“叶修何在!?”

第二道质问更震耳欲聋,将屋外阵法轰然击碎。

 

喻文州没能撑住,阵法被破的反噬让他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黑血,黄少天急得想窜出去,却被喻文州死死拉住。

 

只见门外走进来一个黄袍道人,鹰钩鼻,三角眼,神情阴鸷。

他转动手中念珠,看向对面的两人,问了第三遍:“叶修何在?”

 

“Q市。”

 

黄袍道人为喻文州的识相感到满意,一声轻哼,刚准备离开,视线扫到了喻文州身后的黄少天,咦了一声。

 

喻文州心中凛然,不动声色。

 

“竟是……”

黄袍道人话刚出口,变故陡生!

 

喻文州见他看黄少天的眼神,就知道这道人定是犯了贪念,想要将黄少天捉去炼丹。

还好他早有准备,趁黄袍道人不防备,咬破舌尖,手一挥扬起一蓬药粉,含血喷出,霎时满屋子香气弥漫。

 

苏合香闭窍关穴,哪怕这黄袍道人的修为再高,猝不及防间也难以应对,香气四溢下,目不能视,耳不能听,口不能言。

 

趁此机会,喻文州踩破脚下早已备下的阵法,拉住黄少天往北遁空而逃。

 

黄袍道人反应虽快,可待他袖袍一挥扫净周身苏合香,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是不见了踪影。

 

被耍了一道的道人眼神阴狠,出了屋子,捏破信符,对正赶来此处的弟子金猊道:“你去Q市,找到叶修后给我传信。”

 

“师父,您是要……”

 

黄袍道人不愿黄少天的事惹来更多人觊觎,没有透露:“让你去就去。”

 

  


 
评论(11)
热度(104)
© 潘洛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