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修伞:养鬼

7.

那厢,Q市的某间酒店。

 

虽说大堂经理知道10楼的37号房间特别要求了不打扫,但他仍然有点担心,不是担心卫生问题,而是安全问题。万一里面有人在干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已经是入夜时分,大堂经理决定去1037看看。

他带上两个人,前去敲门,没人来应;而白天他已经来敲过一次了。

 

抱着预防万一的想法,他拿房卡打开了门,另外两人跟着他一起走进去,看到没有异常的门廊和客厅,三人稍稍放心了下来,可是当打开卧室,都不禁愣住了。

 

一口巨大的棺木,棺身沉实,通体全黑,上头插着一柄长枪,枪缨红似血。

 

当初客人入住,绝不可能有这口棺木。此时,大堂经理顾不上客人的吩咐了,语无伦次:“……快,快快快报……报警,报警!!”

 

“不用了。”

 

另外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让三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一个年轻人,正望着棺木的方向,满脸不怀好意。

 

“还是报,报警……报警好吧……”

大堂经理结结巴巴,心中惶恐,拔腿想要夺门而出。

 

金猊冷哼,手指一动,经理面前的门砰的一声关上。

 

“你你你你你是什么人……”

 

没有理会三人的恐惧,金猊踱步缓缓走进卧室,走向那口棺木,语气羡妒道:“这么大一口阴沉木,叶修上哪找来的…能封厉鬼,滋补七魄,化阴为阳,平衡三气,若经历些时日,这棺木中的阴鬼,怕是能重返人间了吧?”

 

金猊不知道这口棺里装的是什么,也不在乎,他的注意力迅速视移到那柄直直插进棺盖的长枪上,脸上的贪婪之色浓得要溢出来:“却邪,鼎鼎大名的却邪……”

“十二年前,却邪一杆破空惊全道,修道者无不趋之若鹜,没多久却销声匿迹,不见踪影,没想到,原来是在这里……”

 

金猊眼露势在必得之色,一手提剑戒备,一手欲去抓却邪。

 

正当他的手指即将挨上枪杆,与枪缨同挂的铜铃陡然一响,一圈无形的枪气荡开,震得他胸口一痛,不禁猛地退了两步。

 

“好厉害的神兵……”

金猊不怒反喜,对却邪的渴念越发深重。

“不把你降服了,还真对不起今日这得天独厚的机会!”

 

心下一横,金猊运起道气,反手执意去抓却邪,只觉得阻碍重重,似有千斤重的巨兽在拖拽他的手腕,直往下沉。

 

却邪的枪缨忽然无风扬起,红得滴血的穗子狂飘乱舞,在乌黑的棺木上空扬出混杂的弧线,使对抗金猊的枪气越发凌厉。

 

金猊咬牙坚持,不肯退缩一步,终于在指尖堪堪抵到枪杆时,闷哼出声,嘴角溢出鲜血。

 

这时,嗡嗡作响的铜铃剧烈响动,叮铃铃地扰乱他的心神。

 

金猊立即咬破舌尖,自醒清明,他左手执剑想要抡起,腕上却似被人套了铁链,动弹不得。不过他对自己亦是心狠手辣,运起道气,硬生生冲破了天枢穴,道气如泉贯入经脉,再提剑猛地朝铜铃劈砍而去,锋裹剑气,刺啦一下斩断了铜铃的红绳,枪缨亦被斩去几缕尾尖。

 

铜铃被破,却邪的枪气漏出一个小口,金猊乘胜追击,再往前进一步,手腕上黄袍道人送的天玄护圈陡然炸开,震得腕臂发麻,却也终于让他抓到了却邪。

 

金猊惊喜不已,猜测这却邪应该是重出天日不久,天地灵气未浴够,光有气势,实则外强中干。

 

抓起却邪,他扬手一拔,将其自棺盖中拔出,拿到眼前细看。

 

无人知晓,棺木中,棺盖下,苏沐秋缓缓睁开眼。

 

金猊得意于竟拿到了天下神兵,心中大喜,对乌木及乌木中躺着的是人是鬼并不在意。他对自己有信心,更对却邪有信心。

 

他没留意,被硬留在卧室的另外三个普通人却注意到了。

 

那阴沉木的漆黑棺身表面忽然现出淡淡的线条,若隐若现,纹络繁复,如人体血管般交织流动,好似活了一般。

 

三个普通人早对眼前的一切惊恐不已,缩成一团,眼睁睁地望着棺身表面的细细线条闪烁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少,直至最后,又变回黑沉沉的模样。

 

此时再看棺木,已失去一层淡淡的光泽,只剩下一块平淡无奇的黑色木头。

 

嗡嗡嗡……

 

棺盖隐隐震动起来,总算没有彻底得意忘形的金猊连忙后退两步,戒备地望向棺木。

 

这时,他才发现了棺木的不同,心道不妙,正要不管有何古怪,先下手为强,却不想棺盖噗地一声,炸得粉碎。

 

  


 
评论(12)
热度(105)
© 潘洛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