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修伞:养鬼

8.

眼见突生异变,金猊想也不想,挥起却邪刺去,满心以为天下神兵,无有不破,却没想到仅一瞬之间就被抓住了枪尖。

 

苏沐秋站起来,看了看紧张的金猊,又看向手中的却邪,眼中闪过一丝茫然,觉得有点熟悉,只是脑袋里有一块地方隐隐作疼,让他没法细想。

 

金猊对苏沐秋竟能一手抓住却邪感到惊疑,尤其是他发觉已是抓不住却邪,似要脱手而出。

他厉声斥道:“你是何人?!我乃嘉世玉衡道人座下,还不快放开我的法器!”

 

“你的?”苏沐秋虽不清楚前因后果,却本能地自手中的却邪感受到了什么,他轻轻一拽,竟将却邪完全夺了回去。

“我怎么觉得是我的?”

 

“哼,无知野鬼,竟敢与我道为敌,不知轻重!”

金猊见却邪被抢,大为气恼,只是他为夺却邪自破天枢,已有前伤,此刻更是忌惮于苏沐秋的实力,不敢轻易交手。

“你究竟姓甚名谁,还不报上来名!?”

 

“野鬼……”

苏沐秋稍稍皱起眉,问:“我已经死了?”

 

闻言,金猊心中一动。

这棺和却邪既然都是叶修留下的,那么这人必定是叶修的旧识,身为孤魂野鬼也不知身死几何,看来,叶修并没有将一系列始末告诉过这鬼魂!

有了算计,他故作矜傲,道:“怎么,你不认识叶修了么?”

 

“叶修……”

苏沐秋喃喃,他觉得这名字也熟悉,却想不起来,想不起来是什么人,长什么样子,和自己是什么关系。

 

金猊又道:“不认识叶修也就罢了,难道你还不认识这却邪?”

 

苏沐秋抚过却邪的枪身,眉头皱得越发的紧。

他的头疼更厉害了。

 

“这却邪乃难得的神兵,一枪名震天下,多少人求而不得。”

金猊缓缓道:“你刚才说得不错,这枪确实是你的。”

 

苏沐秋忍受着头疼,问:“那和叶修……”

 

金猊等的正是这一句。

他答:“叶修作恶多端,为道不容,全然不照规矩来,原本也是我嘉世门下,后来劣迹斑斑,被逐出师门。这其中一条,正是因觊觎却邪。”

 

“所以他……”苏沐秋有些犹疑。

 

金猊冷笑:“不错,正是他杀了你!”

 

“十年前,叶修走火入魔,心魔渐生,做起来事来随心所欲,毫不顾全师门和道规。修道是为除恶,杀鬼拔魔。”

“他却为求金银,主持阴婚,扰乱阴阳;纵鬼闹事,诈取高额酬金;偷炼禁药,买卖误人;下蛊降头,为祸凡人;算计药人,滥用道药,养鬼取魄,手段无不残忍至极!”

 

见苏沐秋若有所思,金猊再次臆道:“你道叶修用这乌木养你是做什么?

“却邪乃神兵,神兵认主,岂能容叶修说用就用?

“但若是将你的魂魄钉入却邪,便可如臂使指,所以叶修养你,亦是为了取魄!”

 

苏沐秋的神情将信将疑,指尖苍白,轻拂却邪的殷红枪缨,沉默不语。

 

金猊掩过内心的桀桀恶意,眯眼道:“你若是不信我,可以仔细想想,想想我说得对不对。”

“你定是认识叶修的,他以好友的身份接近,好让你放下戒心,日夜相处,论道修炼,你们定然也讨论过却邪,是不是?也许还说起过另外的神兵,譬如,千机伞——”

 

“……闭嘴!”

苏沐秋的语气有些不善,金猊的话让他情不自禁顺着去回想从前,可是头却越发的疼得厉害,叫他难以忍受。

 

金猊充耳不闻,继续说着:“叶修全道精通,会造器,会炼药炼丹,那他可有邀你去仙山海外寻洞天福地?可有给你炼过长生?可有说过想造出似却邪这等的神兵来……”

 

苏沐秋只觉得脑袋丝丝地疼,似有人在抽他的神经,一截一截往外扯,疼得他紧紧抓住了却邪,青筋暴起,被惨白的皮肤映衬得格外吓人。

 

金猊见苏沐秋挣扎如困兽之斗,不禁得意。

 

既然叶修舍得用这不知道已有多少年岁的阴沉木来养阴魂,用却邪来守护,那么这苏沐秋对他而言肯定是极为重要了。

 

只是金猊知其一二,苏沐秋却是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人有三魂七魄,一旦身死,七魄离体,失去前生记忆,剩下三魂,一归天地二归死处三归阴府,这地府的最后一魂,则为鬼,直至被牵去转世投胎,才会魂魄重聚。

 

鬼是不能想起前生事的。

失去了七魄,就失去了那些记忆的载体,若是强行想起,只有一个下场——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金猊猜测,苏沐秋生前与叶修的关系应是很好的,那些相处的事情,即便不全对,也该八九不离十。

所以他利用半真半假的说辞来逼苏沐秋,逼他去想那些忘记了的前生,逼他去想起叶修,将他逼上死路——在他死了一次之后。

 

眼见苏沐秋因头疼而面色痛苦、手指紧攥,金猊悄然出手,挥剑斩去。

言语之术不过微末,等着苏沐秋魂飞魄散未免太坐以待毙,若是能杀,还是杀了的好!

 

既是叶修重视的人,那更要杀!

 

长剑在空中急扬,眼见要挨上苏沐秋的头发丝,金猊却觉眼前一花,等得定睛再看,长剑已斩了空。悄然间,苏沐秋竟已退后数米,神情仍有郁色,却眼神清明,抬起却邪笔直地指着他,杀气四溢。

 

“你……”

金猊惊疑:“你不信我的话么?”

 

“信。”

“我信你说的叶修走火入魔,被逐出师门。”

苏沐秋的唇色无华,尤其显得虚弱,抓住却邪的手却很稳。

“也信你说的我与叶修曾是好友,曾说起过却邪,说起过千机伞。”

 

金猊面容讥诮,“你不信是他杀的你?”

 

“为什么要信?”

苏沐秋反问,说话间,他微扬起左手,朝半空一挥,方才被斩断的铜铃和枪缨尾丝倏地飞起,落入掌心。

他问金猊:“这是你斩的吧?”

 

金猊被他的手段惊出一丝心慌,不过是一个孤魂野鬼罢了,何时能这么厉害了?

他硬撑:“你凭什么说是……”

 

“却邪认得你的剑!”

苏沐秋的目光冷下来,将握有铜铃和尾丝的掌心覆到枪头下方,轻挽半弧,再移开手,那铜铃和尾丝已然重新长至枪身,无风飘摇。

“有一点你确实猜得不错,却邪是我的,我造的。”

“而却邪之所以造出来,是为了送给叶修。”

 

这下,让金猊知他的谎言已悉数败露。

他不是优柔寡断之辈,顿时不再犹疑,执剑跃起,朝苏沐秋杀去。他还不信了,自己一个修道多年的嘉世门人,会败在一个不知来历的野鬼面前不成。

 

剑挥枪挡,锋气凛然,挥砍刺挑,惊若游龙,直招简式,杀气重重。

 

长剑斩空,挟道气而来,苏沐秋是魂体,不得不避,他侧头后仰,提起却邪自肩头刺出,恰好格挡了剑锋,同时脚下左走三右走二,身形翩然,行至金猊的侧方,却邪顺势抡圆而下,搅了长剑朝金猊刺去,金猊连忙后退两步避让枪头,恰在此时却邪一抖,铜铃一震,叮铃作响,一阵无形之气蓦地震开,立即让因破了天枢而使道气蜂拥的金猊闷哼出声,被体内道气冲得胸口发疼。

 

然苏沐秋却未乘胜追击,处处留手,本是好意,却被金猊误以为刻意,越发嫉恨,下手狠辣,恨不得一剑见血封喉。

 

只是他到底有伤在身、护圈被毁在前,手持却邪的苏沐秋则游刃有余。最后,以枪尖抵到了金猊的脖子,再进一寸即刺破喉咙告终对战。

 

苏沐秋问他:“叶修在哪?”

 

“不知道,我也在找他。”

 

苏沐秋微偏了下头,顶着他喉咙的却邪枪尖稍稍一转,示以怀疑。

 

“是真不知道!”

金猊瞪了一眼:“他处处为祸,丢尽师门的脸,我们找他清理门户还来不及!”

 

苏沐秋见他所言不假,收回了却邪,没再纠缠,匆匆离开。

 

金猊看了眼已成普通木头的原乌木棺身,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照理说,这阴沉木对阴魂的滋养效果再佳,也不可能让苏沐秋如这般气势凌人。

 

就连叶修也没料到,他那一滴血能有这么大作用。

 

却邪乃神兵,那滴血是叶修精气所化,由神兵抵入苏沐秋的心脏,阳气直入脏血之本,再加上太极流转,又有乌木平衡三气,最终使得阴气皆被纳入。

再者,却邪是苏沐秋所造,天生灵性,这才让苏沐秋一介孤魂野鬼,怡然不惧金猊这等修道之人。

 

待到确认苏沐秋已然远去,金猊捏破信符,道:“师父,却邪现世!”

  

  

  


 
评论(7)
热度(119)
© 潘洛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