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修伞:养鬼

11.

看到那支熟悉的战枪,叶修猛地转头,脸颊血迹殷殷,眼含不可置信。

 

只见苏沐秋面色苍白,眼神平静。

“杀修道之人,罪孽太重,可是不得转世投胎的。”

 

“你……”

叶修惊疑难定,不知苏沐秋究竟是如何了,是记得他,还是不记得他。

 

苏沐秋似有灵犀,知道他要问什么,先回答了:“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

他确实不记得对面的叶修是什么人,自己又是什么人,但看到叶修后,莫名觉得一切都好,令人安心,并不慌乱。

“你介意?”

 

叶修蓦然笑了。

“当然不。”

 

在旁,黄袍道人的脸色可谓脸黑至极,这两人竟就这般大喇喇地站在他玉衡面前眉来眼去,真真是碍眼至极。

 

接到金猊信符,他就猜,苏沐秋应只是佯装离去,实则会跟在金猊身后,以探得叶修的情况,并来问明自身之事;而原本的设想,是叶修忌惮他们手上有苏沐秋这个筹码,不得不处处留手,他便趁机伤了叶修,等苏沐秋赶来,又以叶修作威胁,如此双重之利,一箭双雕。

只是这一出满盘算计,全坏在了金猊的一句话上,真是叫他恨不可言。

 

不过面前这一人一鬼的旁若无人,也让他看到了机会。

黄袍道人眼馋地看了眼千机伞,又向却邪丢去一眼,同时悄悄后撤几步,拎起金猊,想要伺机撤走。

 

只是这边没人注意,那边可时刻有人留心着;见他想跑,旗袍女人立马撒手抛出一圈捆仙索。

玉衡见机不妙,立即收手后撤,捏破早已握在掌心的道符,嗤地一声化为烟雾。

叶修撑开伞面,朝烟雾一搅,苏沐秋反应亦快,长枪一抖,铜铃作响,震散烟雾。只是不知这玉衡用的是何等利符,竟让千机伞和却邪都扑了个空。

 

逃跑不及的金猊则被捆了个正着。

 

玉衡跑了,让旗袍女人很是恼恨,将黄少天被打回原形的怒气全出在了金猊身上,将捆仙索勒得紧紧的;那金猊倒颇为硬气,吭都不吭一声。

旗袍女人见此没了意思,拎住捆仙索的一头,拖着他,和抱起黄少天的喻文州一同走到了旁边去,好让另两人尽情叙旧。

 

喻文州回头看了眼苏沐秋,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适才看到的瓷偶。

那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可死物终究是死物,睁开眼、会说话、会动,是不一样的,半真半假,永远都是假的。

 

“你认识他?”

他问旗袍女人,问的是苏沐秋;他只知道叶修为的是这个人,只知这个名字,至于苏沐秋其人为何、与叶修又有何瓜葛,一概是不清楚的,也聪明地不去问。

有些浑水,蹚得越深,越拔不出脚。

 

“不认识,但知道。”

旗袍女人回答:“阿笑经常说起他,说起叶修,他很想他们。”

 

“少天不认识。”喻文州又道。黄少天亦出自白鲲,理应也听说过叶修和苏沐秋。

 

旗袍女人笑了下,说:“少天只爱玩,阿笑跟他掐还来不及,哪会说这种事。”

 

喻文州不再说话。

 

那厢,苏沐秋见叶修一直看着他,眼神明明暗暗,先笑了:“好看么?”

 

叶修点了点头,“好看。”

 

“怎么个好看法?”

 

“怎么都好看。”

 

……

 

一阵沉默后,苏沐秋又问:“我叫什么?”

 

叶修不禁觉得好笑,敢情这个变得如此厉害、手持却邪威风凛凛的大鬼,还是有点蠢,连自己的名字都没给弄明白。

 

“沐秋,苏沐秋。”

叶修说:“栉风沐雨秋无涯,却邪一出鬼神慌。”

 

苏沐秋微愣,下意识接道:“叶落无声修道狂,千机见血无尽藏。”

 

叶修扬眉,“名字不记得,这个你倒记得。”

 

“很熟悉。”苏沐秋说。

像印在了骨子里,自然的就接了下一句。

 

“我叫叶修。”

“我知道。”

 

“还知道什么?”

“都不知道了。”

 

“想知道么?”

“想啊。”

 

“亲我一下。”

……

 

“我亲你一下也成。”

……

 

“啧啧,前几天还缠着要睡我,现在说翻脸就翻脸。”

……

 

苏沐秋忍不住笑起来,抬指擦过叶修的脸颊,擦过那抹被刀意所破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但残留着一道长长的血迹。他问:“不疼?”

 

在别人面前再疼也从不吭一声的叶修答:“有点。”

 

“疼就闭嘴。”

苏沐秋抹去狭细伤口的血渍,迟疑了一下,凑上去飞快地亲了下。

“还疼?”

 

叶修继续点头:“有点。”

 

得寸进尺,苏沐秋轻哼,懒得理他。

 

讨不着好了,叶修失笑,拉起苏沐秋坐到一边,跟他细细讲起两个人的事;无非是如何狼狈为奸、兴风作浪啦,听得苏沐秋直摇头,他怎么会是个小恶魔,一定是叶修带坏的。

 

就这样说了半宿,天色渐亮,叶修看了眼天际,问:“扛得住吗?”

 

苏沐秋毕竟是魂体,对天光有与生俱来的忌惮。

 

“那得看你了。”苏沐秋答,望着叶修。

 

叶修摸过他耳侧的短发,道:“别硬撑。”

 

苏沐秋挑眉:“你真不说?”

 

半宿的话,全是他们如何炼丹、如何造器、如何制药的过往,从叶修被苏沐秋捡回去、相依为命,到两个人一起被嘉世捡回去、相互扶持,从连道气都没有的凡人,到修为蹿升逆天的天之骄子,轻狂耀眼,亮得像高空抹不去的烈烈炽阳,遥远而满是光热,连呼吸都那么蓬勃——然后呢?

然后,他怎么死的?

叶修又为什么硬把他拉回阳间?

 

“不说,不跟你说。”叶修答得坦然,一副为他好的笃定。

“想用这招威胁我,嗯?当道门法器都是摆设不成,我这几年可收了不少好东西,足够你去大太阳下转上几天了。”

 

苏沐秋挑眉,把手伸了出去:“那赶紧拿来啊。”

 

叶修垂眼看了下摊开的掌心,抿唇一笑,伸手捉住了,在苏沐秋没反应过来前,把人拉近,吻上去,撬开唇齿,让软滑的舌头伸进去搅动;魂体温度低,连亲吻也没有热度,透着冰冰的凉意。

 

过于相融的亲热让苏沐秋下意识配合,那是从心底涌上来的条件反射,哪怕没有了肉体和记忆,也从不曾忘记。

 

恰在此时,日光破云而出,洒下一层浅淡的金光,从远处的地平线推移而来,从苏沐秋的脚底爬至头顶,苍白的肌肤在这样的光芒下近似透明。

 

叶修抵着他的额头,低声道:“我给了,你呢,收到了没?”

 

苏沐秋后仰了一点点,望着叶修浅淡的表情,望进对方绒黑的双眼,声音柔软:“这么多年不见,傻了不成……”

说着,他微微使力,被叶修握住的手便转了半个圈,变为双掌交握,指扣成拳。

 

无论你是生是死,是人是鬼,有无身体记忆,此生此世,生生世世,我都要你。

无论我是生是死,是人是鬼,有无身体记忆,此生此世,生生世世,我都应你。

 

  


 
评论(11)
热度(140)
© 潘洛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