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修伞:养鬼

12.

一夜过去,黄少天终于醒来,他看到喻文州,想扑上去抱抱他,却发觉自己已经化为原形,四肢着地,浑身披毛,喉咙滚出低鸣,不能人言。

 

喻文州知他心焦,一下下抚过虎背,给他顺毛:“别慌。没事,正好也避过了二十九的天劫。”

 

黄少天发出一声不甘的低鸣,抬头蹭了蹭喻文州的掌心,却猛不丁被揪了下尾巴,顿时炸了一身毛,虎眼一瞪,刚要怒吼,却在看到揪尾巴的女子时缩了下大脑袋,四肢乱爬地想要躲到喻文州身后去。

 

旗袍女人俏眉一挑:“你敢?”

 

黄少天抖抖毛,钻到喻文州身边,用两只爪子把脑袋埋起来。

 

“嘿,你胆儿肥了啊黄少天……”

旗袍女人拔高音调:“仗着有人撑腰了是不是?私自跑出蓬莱,一去不归,连个信儿都不传回来,还要往外跑?”

 

白虎紧紧倚在喻文州腰侧,含糊不清的低吼被埋在爪子里,像是回应,高高低低,连绵不绝。

 

喻文州听不懂虎鸣,哭笑不得;旗袍女人却好似都听懂了一般,眉眼间更气。

 

“你还敢叫屈!?跑出去就跑出去,贪恋凡尘就贪恋凡尘,可你连个传信都不给,我们能不担心吗!阿笑一个劲怪自己粗心,在你窝里哭了整整三天,连坟包都给你盖好了!闹得鸡飞狗跳,整个后山差点都给哭塌,你还在这儿怪我骂你?!”

 

黄少天化形不久,灵智没旗袍女人那么高,说不出大道理,就一个劲碎碎念:“阿笑说外面好玩,他说的,不能留信,留信就被你抓回去了,无涯讨厌,最讨厌了,阿笑也讨厌,比无涯还讨厌。”

 

被骂的白无涯掐着腰要去拧他的虎耳,被看戏的喻文州挡了。

 

她对黄少天冷哼:“行,我懒得管你,你就作吧,等老祖派人来收拾就知道厉害了。”

 

喻文州从这话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对,白无涯竟不是来带少天回去的?

白鲲灵物轻易不出蓬莱、不入世,那么她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年前,他与白无涯结识,彼时他于昆仑山采药,偶遇妖兽不敌,是白无涯出手相救。两人一制药二造器,有些共同话题,再加上昆仑之行,交流便多了些。

昨夜得知白无涯的真实身份,他还以为是为了将黄少天带回蓬莱;可此时,她的目的既不在此,又是为的什么?

 

注意到旗袍女人向大厅对角的叶修苏沐秋投去的视线,喻文州产生了一丝恍然大悟,却又有了更多不解。

难道是君莫笑的委托?

 

诸多疑惑未解,喻文州却没有一丝要问的打算。他不是好奇的人,有自知之明,深知明哲保身,不然也不会带着黄少天隐居于人世三年之久;虽然这点时日,对蓬莱白鲲而言不过浮隙。

 

应当是听叶修说起了君莫笑,苏沐秋向白无涯看了眼,尔后走近,有话要问:“他……”

 

“每天都没心没肺,好吃懒做,混吃等死,全天下第一等的幸福人。”

没等他说完,白无涯从口袋里掏出一串手链递过去,道:“他编的,说只给你……”

 

“我怎么没有?”

叶修伸出手把手链夺了过去,道:“这么丑,他也敢送人。”

 

“……因为他说叶修肯定嫌丑,正好懒得编了。”白无涯补上。

 

苏沐秋笑出声,问叶修要手链,“你不是嫌丑吗,快给我。”

 

叶修撩眼看了下他,然后执起他的手腕,给他系了上去,亲密又自然。

 

换做十年前,叶修是很少这样的——有句话说得很对,正因为失去过,才知晓有多珍贵。

他们站到一起,就围成了一个天地,与外界接壤,却又自成气场,旁人插足不得。

 

喻文州安静地看着苏沐秋再向白无涯询问君莫笑的事、叶修间或损上几句,直至他接到朋友传来的某个消息,神色渐凝,然后不忍、却又坚决地打破了一室温情。

“道上似有异动,却邪现世的消息,怕是传出去了。”

 

神兵现世,天下大乱。

 

千机伞亦是神兵。只是道人皆知,千机伞除叶修外,无人可用,即便得了,也不过是一柄遮雨的废伞,毫无用处,再加上叶修持千机伞,几乎无人能挡,道人即便艳羡,却也不敢轻易撵其锋。

可却邪不一样,神枪却邪,初现世即引来一场腥风血雨,随后相传在叶修之手,仍未认主,紧接着便销声匿迹,道上仍有不少人苦苦追寻。

如今却邪再出世,招惹来的人物,怕不止猫狗三两只了。

 

“玉衡性贪,巴不得捂得死死的,哪肯让别人来掺一脚,怎么会传出去?”

 

白无涯皱眉看向被捆的金猊,道:“会不会是他去寻苏沐秋时,被其他道人盯了上却不自知?”

 

其他三人连同一只白虎一齐看过去,怀疑的眼神让金猊不禁恼羞成怒:“我在师父手下修炼多年,吃苦流汗,会连一只跟屁虫都发现不了?!”

 

“那谁知道呢。”白无涯嘲笑。

 

喻文州道:“不管是谁泄露的消息,道人要想追踪到这儿,动作会很快。这附近没有洞天福地,离得近的,无非是些散修,不足为惧,而离得远的,天山、黑水、瀛洲等地的修道之人,修为高深、法器莫测,难以应付,距此地,其实也不过三四日路程。”

 

苏沐秋看向叶修,等待着他的决策。他没有前生记忆,除去在紧要关头不知从哪儿蹦出来的常识,对其余的道门之事全无了解。

 

不知在什么时候,叶修已经点上了一根烟,香气熏得黄少天尾巴直摇,拦都拦不住。

 

“那我得早点做好准备了。”

 

本应是风雨欲来的黑云压顶,大家忍不住担忧,沉重于神兵的诱惑和人性的贪婪,叶修却似早有预料,不慌不忙地抽着烟。站在他身侧的苏沐秋看得分明,烟雾缭绕的隐匿下,那双平静的眼睛闪过一抹光,不清不楚。

 

其他人都不明白叶修所说所指的是什么,而叶修也不准备解释,只拉起苏沐秋,朝喻文州和白无涯摆了摆手。

“走了啊。”

 

白无涯愣了一瞬,上前几步,道:“去哪?”

 

叶修一笑:“你们还是别知道的好。”

 

白无涯还要再问,被喻文州拉住。

 

被却邪招惹来的,只会是越来越强的道者,他们本是分外之人,没必要为此卷进来。

喻文州深知这一点,因此站在原地,朝叶修和苏沐秋点了点头:“万事小心。”

 

“你们也是。”苏沐秋回答,然后同叶修一起离开。

 

清晨的薄光,脆弱如水,两个人的脚步踏上去,一触即散。

 

  


 
评论(2)
热度(112)
© 潘洛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