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修伞:养鬼

14.

游艇开出了很远,直到临近正午,叶修所说的海岛才出现在眼前。

 

海岸边早有人等着,苏沐秋刚下舷梯,便注意到了对面含泪笑着的女生,空寂无声。

他朝她笑了下,然后被扑了满怀,气息热得他不禁抖了手。

 

叶修站在他们身后,眼神温柔。

 

 

是夜,小岛海岸。

 

叶修带苏沐秋走过缺少光亮的沙滩,头顶深空见月不见星,月光黯淡不见明,海波深邃不见底。

 

两人闲闲碎碎地说着话,大多是叶修在说,苏沐秋在听;那些忘记了的过往,在低回的声线中,挟丝丝流光,自重重迷雾而来,裹住苏沐秋的身体。

 

“……初入嘉世,我们无根无基,虽然不得门派重视,却乐得自在,打打坐、练练功,日子轻快。”

路过一块大礁石,叶修停步,倚着石头坐了下来。

“你最是喜欢我们住的小山谷,那些可以卖出去换钱的灵花灵草种了满谷,每日精心伺候,连我和沐橙都被你丢到身后了。”

 

苏沐秋在他右侧坐下,带一点笑意:“这说明我勤勉呀,得挣钱养你们两个,是不是?”

 

“是,我们是全仰仗你的。”叶修也笑,他侧过身,躺了下来,脑袋枕到苏沐秋的腿根处,视线直视正上方覆着夜色阴影的面庞。

“那山谷狭长,后山有个湖,不大,胜在湖底有泉眼,水质清澈,水温适宜,我们总去那泡水,抬头是绿藤树丛间的一隙天,好不痛快。”

 

苏沐秋刚要答,忽然间想起了什么,忙问:“沐橙……”

 

“自然是与我们分开的。”叶修知他意,道,“男女有别,能不知道?”

 

也是。苏沐秋失笑,叶修不是粗心大意的人,自己并非不明分寸,哪用得着操心这种事。

 

“不过,还得多谢这男女有别。”

思及记忆中的事,叶修执起苏沐秋的左手,结了薄茧的长指擦过冰冰凉凉的掌心,缓缓道:“十六七岁的年纪,不懂风月,可内火总归是压不住的,夏日热盛,连着心思啊,也燥得磨人……”

 

饶是没有体温,苏沐秋也不禁感到掌心一烫,想缩回去,却被捉住了抽不走:“你……”

 

叶修看他,故意问:“我怎么?”

 

苏沐秋抿着唇,不说话。

 

“那本就是这样的么。”叶修抚过他的手心,道,“你我从未防备避嫌过,以往是不觉得有什么的。

“谁知惊蛰那日,阵雨滂沱,我俩急忙从湖里跳出来,搁在岸边的衣服也湿了,不敢光着跑回去叫沐橙看见,只好往湖边的浅显山洞里去,寸缕未着……”

 

见他还要往下说,苏沐秋伸手一把捂了他的嘴。

 

叶修好笑地瞧着他,微微张嘴,咬了下他的手心,又让苏沐秋赶紧把手收了回去。

 

“你这人怎么这样!”苏沐秋被闹得恼羞成怒,要把他推开。

 

“你不是都忘了么,我一事事地说给你,还不行?”

 

叶修压着不让他推,继续枕着他腿,惬意得叫苏沐秋丢白眼。

 

“谁想要听这种事了,你就不能捡些正经的来说?”

 

“这哪不正经了?”

叶修一字一句道:“我俩如兄如弟长大,亲若手足,及至舞象之年,第一次明白了原来应当是这样。”

“心有独钟,意有所付,未及弱冠,却已思至白头。”

 

没料到会突然听到一段情话,苏沐秋怔了一瞬,垂眼看向正在自己腿上的人。

 

叶修也在看他,视线相触,他微微握住苏沐秋的手,慢条斯理道:“都说知好色则慕艾,我却是反了过来,慕艾,方知好色。”

 

惊蛰暴雨,雷鸣当空,山洞幽幽。

十六七岁的少年,互见身无寸缕,忽然间情思绵动,缠缠似洞外春雨潺潺。两人一语未言,你眼中是我,我眼中是你,胜过千言万语,各自上前一步,微微倾身,唇角相触,更胜雨后深山的清丽。

从此看谁,都少了一分颜色,看你,便多了十分欢喜。

 

抬起手,苏沐秋将叶修额前的碎发拂开。

“我方知我意,闻君亦有意,相知莫如此,可抵万事幸,偕老去白头,方不负此心。”

 

尽管知道苏沐秋定是同他一样的心意,可得了回应,仍让叶修很高兴。他笑道:“那我可以安心睡一觉了。”

 

“在这里?”苏沐秋道。

 

“以地为床,以天为被,有何不好?”叶修说,“我俩不知睡过多少次了,等闲是巫山云雨……”

 

苏沐秋又瞪他一眼:“究竟要不要睡了?”

 

叶修失笑,听话地闭上眼,枕在他腿上睡去。

 

  


 
评论(13)
热度(129)
© 潘洛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