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修伞:养鬼

16.

三个月后。

 

玉衡道人行色匆匆,自闹市而过,最后停到了一间两层咖啡厅门前。他谨慎地看了看左右,见无异状,这才步入厅内。上了二楼,扫过一眼室内,注意到一个腕上缠有佛印的老头,于是连忙走过去坐下。

 

老头怀疑地看了眼玉衡道人,没说话。

 

玉衡道人传音道:“东西我已经带来了,我要的呢?”

 

“自是都准备妥当。”见是约好的人,老头放下防备,忙回道:“按照你的要求,放在了太老庙的佛座下,一个不少。”

 

玉衡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眼老头,将手上的白色布袋递过去。

“没法放进法器里,我也动不了它,你拿了它,可是要万般小心。”

 

老头盯着布袋,眼神热得要烧出个洞,他敷衍地点头:“醒得醒得,老朽千盼万盼,就盼着能见它,哪舍得再叫人抢走。”

 

深知此地不宜久留,玉衡起身,准备走人,却蓦地被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青年给推回了座位,他心中大惊,抬起头,一眼见到了为首的苏沐秋,立即是脸色灰败。

 

老头见事情有变,攥紧了布袋要跑,却被一堵无形的墙给挡得严严实实,手中布袋也被人和和气气地接过去。

 

玉衡挑了这处闹市,防的正是被人截胡,刚要大喊闹开来,并捏破信符传信给暗中警戒的金猊,以便趁机溜走,却不想手腕忽的一重,立即是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同时喉咙一痛,被迫张大了嘴,一颗药丸被塞了进去,喉咙再一痛,一骨碌,药丸入腹,张了嘴,声音已发不出一丝一毫来。

 

他哪还敢有什么小动作,尤其是见到街对面的金猊也被揪了出来。

 

苏沐秋打开布袋,见到了里头漂亮得未损一分的千机伞,这才满意地眯了眯眼,朝玉衡拱手:“多谢道人了。”

他又拱拱手,礼貌到位,继续问:“道人既是得了千机伞,在下这还有个不情之请,敢问道人可曾见过一串手链?”

 

“不曾。”玉衡面无表情,“为防多生事端,拿了千机伞我便离开了。”

 

苏沐秋笑:“道人还是安稳地喝杯茶罢,我等可没有叶修那般大胆,敢杀修道之人。”

话音一转,又言:“可让阁下吃些降修为的苦头,也不是做不到。”

 

玉衡神色一僵,他是准备趁机开溜,但苏沐秋所言不错,又不是每个人都是叶修那样的疯子,杀起修道之人来毫无惧色。

 

“我确实不曾见到手链,阁下若是不信,自可去查。”

 

那日玉衡自叶修手下逃离后,并未走远,一是因为金猊,二是因为却邪。

 

过了一日,躲藏于暗中的他见叶修和苏沐秋离去,刚要跟上,又看到金猊被拖了出来,权衡之下,玉衡还是往金猊那头去了。路上,喻文州与白虎离去,白无涯押着金猊独行,玉衡心下一喜,趁白无涯不备,偷袭得手,将金猊救走,只可惜他法器受损,未能捉到白无涯祭丹。

 

弟子已救,玉衡又惦念起却邪来。因金猊法器被毁且身有数伤,需要休养,玉衡便让他先回门派,自己循着路线,去找叶修的踪迹。

 

他性贪却又怕死,想着却邪吸引来的,定是各方人物,不若等他们与叶修争斗一番,两败俱伤,再去浑水摸鱼。

 

可巧不巧的,他注意到武陵六人在Q市的打听,心思回转,便悄悄跟到了身后。

 

也是他运气好,前一日被叶修的煞气所慑,躲得远,不敢独自上前,这才逃过了一劫。

 

那日大雨如注,电闪雷鸣,黑云压城,天地变色。

 

玉衡站在码头,远远望见海岛的方向时不时炸出巨响,雷电自九重天击落,轰隆作响,阵阵不绝。

 

他从未见过这等声势,心惊肉跳的同时,不由恍然大悟。

 

叶修为恶多年,却从未见降下天罚,一直是修道者的疑虑所在。如今来看,不是叶修得上天宠爱,而是使了什么法子,使得天罚迟迟未落。

 

天罚可不会管周围有没有无辜者,那几个觊觎却邪的武陵人,怕都是给叶修作了陪葬;迟一步才赶来的其他修道者,倒也因此避过一劫。

 

那场天罚,足足落了一天一夜。

 

待到声势渐小,玉衡掩饰踪迹,小心地前往海岛,见到的已是一片焦土,四处地坑,寸草不留,至于叶修和其他的修道者,自是被天罚劈得尸骨全无。

 

而叶修所使的神兵千机伞,竟完好无损,安静地被一片碎石掩盖,拂开石尘,圣洁美丽。

 

玉衡得了千机伞,不会用,也用不了,失望之余,只好寄希望于换些有用的东西回来,以弥补天网罗焰阵和金边白面幡的损失,且越快越好,毕竟时间越长,越容易节外生枝。

 

然而没想到,他还是给盯上了。

 

这倒是玉衡想岔了,他若是早被盯上,苏沐秋哪还会等到现在才来。

 

是苏沐秋思及千机伞对修道之人并无大用处,却又负有盛名,有些头脑的人都不会留着它,那么对它感兴趣的,极可能是那些器人了;能解析了神兵的炼制,对器人大有益处。因此,他们早早地调查了各地的器人,一有异动,立即出手。

 

这不,正好就逮到了玉衡,逮到了千机伞。

  

  


 
评论(9)
热度(89)
© 潘洛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