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修伞:养鬼

18.

又是一个月后,嘉世山门。

 

山脚,苏沐秋望着感到熟悉却又觉得陌生的景象,有些出神。片刻之后,他侧头问身边的君莫笑:“是在这里了?”

 

君莫笑点头,抬起手腕,露出腕上散发暗暗红光的手链。“这可是学自老祖的法子,错不了。”

 

当初他让白无涯拿给苏沐秋的手链,和这条的珠子出自同一株菩提,珠内刻有阵法,能相互感应;数月前的晚上,苏沐秋又将手链藏于礁石下,被一心复仇的叶修看到,戴到了腕上。

那日天罚阵阵,霹雳惊人,那串手链却未全碎。而君莫笑凭借菩提珠的感应,带苏沐秋寻到了此地。

 

苏沐秋循着台阶,一级一级地走上去,待走到山顶,山门前已有一人,静候多时。

 

那人望着苏沐秋,良久才露出一丝笑容,复杂难辨:“好久不见。”

 

“你是……”苏沐秋并无记忆,自然是不认识他。

 

那人似有所料,并不在意:“你应当是不认得我了,想必叶修也不会跟你说起……我叫陶轩。”

 

君莫笑略有好奇地望着着神色变幻的陶轩,有些奇怪:“叶修以前不也是嘉世的么,何以不愿跟沐秋说起你?”

 

陶轩将视线移到君莫笑身上,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长叹了一口气,对两人道:“随我来吧。”

 

陶轩领他们绕过一道又一道回廊,未曾遇到其他人,应当是被早早遣去了他处;如此一直拐进西面的一座小禅堂,清幽僻静,四下无人。

 

推开禅堂的木门,室内除了一座莲台外,别无他物。

 

莲台中央躺着的,正是一串菩提珠手链。

 

“十年前,是我对不住……”陶轩幽幽出声,三分歉意三分愧意四分悔意,“若不是我一意孤行,你们也不会遭人暗算,以至于牵连出后面的孽事。”

 

当初,陶轩作为嘉世掌权人,对叶修和苏沐秋的横空出世自是欣喜万分,寄托了诸多期待。只是两人不愿受其掌控,多有不愉快发生,逐年累积之下,陶轩耐心告罄,叶修和苏沐秋念及师门旧情,不愿将关系闹得过僵,便自行请令入世,以求避过与陶轩的正面冲突。

 

然而,世事难料,这番入世,先有苏沐秋救君莫笑,后有苏沐秋遭算计逝世,再有叶修生出心魔,无法无天。

 

叶修逆天而行,与全道为敌,陶轩即便是再愧疚,也必须先为嘉世着想,是以他宣布叶修被逐出师门,并发出清理门户的追杀令;不过在行动上,他却是消极应对,暗地对叶修多有照顾,更遑论追杀了。否则,以叶修的一人之力,又怎么可能敌得过全道。

 

数月前,又得了却邪的消息,陶轩立即明白叶修是打算动手了,他是嘉世掌权,无法出面,只好派性贪却怕死的玉衡前去,玉衡不知内情,对陶轩多年照顾心照不宣的叶修却明了是怎么回事,因此才会对玉衡手下留情。不然凭借他的道行,又有千机伞在手,玉衡即使是有十面罗焰阵和白面幡也得去见阎罗。

 

尔后,一直监视着玉衡的陶轩见千机伞竟是完好无损,不由想叶修是否还有其他物件留下,便在暗中仔细搜寻了海岛,直到寻得这串摆放于莲台的菩提珠。

 

菩提珠灵性绵绵不绝,可纳百魂,再加上陶轩略略探得珠内是刻有阵法的,不禁猜想这串手链必是有人故意为之,竟是想从天罚下抢得叶修的一二散魂!

 

这让陶轩不敢妄动,只供奉于聚灵堂内,温养这串手链,直至苏沐秋和君莫笑寻上门来。

 

面对陶轩的自悔,苏沐秋淡淡地笑起来,道:“天道无常,又岂是人力可为?

“大约是我们命中注定有此番劫难,如何都是避不过的。”

 

苏沐秋是真的不在意。若他在意,就不会让叶修瞒下那些真相与仇恨,若他在意,就不会给叶修留下这串手链。

 

这时,君莫笑上前,指尖触及链珠,菩提珠相互感应,让他对情况一目了然。

他敛眉对苏沐秋道:“虽有聚灵温养,这菩提珠恐怕撑不了多久,还是抓紧时间为好,毕竟是在跟天道抢。”

 

陶轩略有皱眉,隐隐猜到他们是为了什么在着急。他转头看向苏沐秋,终于是看出了端倪。

 

他不由再叹了口气,没有多言。

 

苏沐秋向他谢过,带着手链,同君莫笑一起离开。


 

数日过去,曾被报道有强烈风暴降临的海域驶来一艘游艇,逐渐靠近风暴的中心,游艇停靠在海岛岸边;岛上已今非昔比,寸寸焦土,片草不剩。

 

一行人从游艇走下来,打头的,正是苏沐秋和君莫笑。

 

在焦岛转了一圈后,苏沐秋问白无涯:“如何,有什么痕迹吗?”

 

白无涯神情晦涩,摇头:“不行,天罚落得太狠,什么都没剩下。”

 

“没有就没有吧。”

苏沐秋没有强求,道:“一应准备周全,这便开始吧。”

 

话毕,几人有条不紊地布置起来。

 

炼魂灶、千机伞、菩提手链、一叶知秋、秋木苏、药。

 

千机伞,由叶修血肉所炼,有灵有性,不可避免地刻上了叶修的魂魄印记,菩提手链,纳有一丝自天罚下抢来的叶修散魂。

炼魂入偶,瓷偶已有一叶知秋、秋木苏。麒麟行三气,夏枯草聚天地灵气,片蝎以毒攻毒,压制千机伞煞性。

当初叶修回了那片郊地,将苏沐秋的胎光之魂带回来,好生温养,直到炼制那具瓷偶,才装了进去,以使其与魂魄更好地契合,因此,苏沐秋三魂俱在。

最后是至关重要的一点,苏沐秋心头之血,乃叶修精血所化。

 

所以,苏沐秋站了进去。

 

他朝君莫笑点了点头。

君莫笑和白无涯深吸了口气,相视一眼,盘腿而坐,一手掌心相对,另一手按于阵法线,运起道气。

 

忽的一下,幽蓝火焰凭空而起,无声无息,笼罩了整个法阵,从苏沐秋的脚底缓缓攀起,逐渐没过膝盖、没过腰腹、没过眼睛、没过头顶。

 

幽幽蓝焰,飘渺无质,天命难违,事在人为。

 

 

苏沐秋曾对叶修说过——白头偕老,不负君心。

 

-------


时光匆匆而过,一眨眼,已是半年后。

 

迎面是一个十字路口,恰好红灯,魏琛驱车停于缓冲区,手指哒哒地轻敲方向盘,等待着红灯变绿。

视线无意间转动,猛地被一个人影勾住。

 

正对面那斑马线上走着的,不是叶修是谁!?

 

魏琛一急,大摁喇叭,同时探出车窗高喊,惹来不少人侧目,不过叶修可能是没听到,同身侧另一个人说说笑笑,就此这般过了马路。

不知道叶修是在搞什么鬼,魏琛暗骂一声,一咬牙,趁着红灯还未变,发动引擎打了方向盘,在监控下赫然变道,拐了方向开到了左车道上,也顾不得更多,急忙下了车,瞅着叶修的方向,几步跑过去拽住人,这让同行的人也跟着停了脚步。

 

只见叶修回头,不知所以然地望着他。

 

魏琛还没察觉到不对,劈头盖脸先骂了:“我靠,你这几个月跑哪去了!?一摊子事丢给我,你倒跑去潇洒了,连声招呼都不打?!”

在魏琛的瞪视中,他看到叶修和身边的人对视一眼后,齐齐望过来,异口同声:“你谁啊?”

魏琛额角一抽,刚要骂叶修真王八羔子他在这边累死累活地上班丫的说翻脸就翻脸整个一白眼狼,却冷不丁地发现,对面的叶修,看着跟以前不一样了。

 

收拾得整整齐齐,不见半分邋遢随性,精神气足足的,轮廓棱角分明要年轻不少,连眼神都不如以往的阴郁冷然。

 

怔愣之下,他手一松。“叶修?”

叶修点头,还是一脸的莫名其妙,“我认识你?”

 

魏琛皱起眉,想说你他妈要不认识真见鬼了当初不是你把老子拐去给资本主义压榨的么,但转念一想,又觉得面前这个叶修,太陌生了。

 

叶修旁边的人,跟他差不多大小,年纪轻轻的,自然是苏沐秋了。他凑过来道:“大叔,你认错人了吧?”

 

大叔……

魏琛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口,半晌,才幽幽开口:“男人三十一枝花你懂不懂,小屁孩!!”

 

被骂小屁孩的苏沐秋笑眯眯的,佯作天真:“哦,原来只比我大一整轮再多一点点啊。”

 

“毛都没长齐的死小孩……”

魏琛磨牙,决定不跟他计较,转头拿出手机,打开朋友圈,将公司的聚会合影照放大,举到叶修面前,“你仔细看看,这究竟是你还是你失散多年的兄弟。”

 

对面两人凑近,瞧见手机屏幕上的成熟版叶修,都惊讶了。

 

“原来你老了长这样……”苏沐秋摸了摸下巴,盯着叶修的脸猛看。

叶修不懂他在看什么,问:“怎么?”

“没怎么。”苏沐秋摇摇头,“就是觉得这个老了的看着比较有感觉……”

 

叶修的警惕性立即蹭蹭往上爬,连带着看向照片中那成熟版叶修的眼神,看向魏琛的眼神都跟着不善起来。

 

麻辣隔壁,重点是这个吗?!!

魏琛瞪着两个毛头小子,心火直冒。

 

只见叶修蹙眉,小脸一板,对魏琛道:“很明显,是你认错人了。请问还有什么事?”

 

看来,这两人确实是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无法,魏琛只好挥手走人,上车开往公司。

 

后来进了公司的停车场,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连忙掏出手机,给半年多以前曾联系过的人打了个电话;直至下班后,才接到对方的回复:“老魏,那两个小混子,就去年你让我查的那两个,死了,死好几个月了。”

 

魏琛心中一紧,忙问:“怎么死的?”

“这种人能怎么死,跟人打架,被捅的呗,连医院都不用进,直接拉去了火葬场。”

 

“可你那时不说他们背后有人么,能看着他们死?”

“此一时彼一时,要么是不愿意罩着了,要么是罩不住。反正我是没瞅出那两小子有什么出奇的,能被人撑这么久才算是奇了呢。”

 

魏琛听出他话里有话:“怎么个说法?”

“以前是有人压着,现在能查到了。这两家伙啊,偷鸡摸狗,不学无术,杀人放火倒没怎么干,不过还真整过一件大的。”

 

“你他娘别卖关子了,赶紧说!”魏琛不耐烦。

 

“十年前,这两愣头青缺钱,抹黑去郊外打劫,捅死了人,没吃几年牢饭就给背后的人捞了出来。”

 

闻言,魏琛隐隐明白了什么,可线索纷乱,总觉得缺了一点关键的地方,那些细细碎碎的事情连不起来。

 

“我说老魏,这事不是你干的吧?”

“什么我干的?”魏琛心里咯噔了一下,顿时想起去年7月,叶修去Q市前给他交代的、后来又亲自收回去的电话嘱咐。

 

“怎么的,还跟我见外是不?”

“跟你见外个屁啊,当初本来就是别人拜托我查的。”

 

“得,这可是你说的啊,跟你没关系就好!人命官司的事,像我们这等小屁民是一星半点都别沾,你到时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去去去,别有事没事地咒老子。”

 

魏琛将此事草草含混了过去,此后再也没提起过,而且直到离世,他也没再见过叶修,那些不解与疑惑,逐渐随着时间褪色,卷入记忆消亡的洪流。

 

所以他也不会知道,那日街上偶遇,他转头离去后,苏沐秋朝叶修眨了眨眼:“看来他是你前一世的熟人呀。”

 

“应该是。”

叶修点头,边走边说:“前一世的因果未了,以后还是避着走好。”

 

“都得怪你啊,谁叫你前一世谁也不信,什么都不肯向人透露半分。”路过一家甜品站,苏沐秋跑去要了两个甜筒,顺手递一个给叶修,“不然也不至于一点情况都不了解,抓瞎一样,被人认了先心虚。”

 

“我不是配合得挺好么,难道有露出马脚?”叶修说。

 

两个甜筒要的是不一样的口味,苏沐秋咬了口自己的草莓,再侧头咬一口叶修手上的巧克力,被凉得嘶嘶龇牙:“没有没有,叶影帝真情流露,感人肺腑!”

 

叶修挑眉,眯了眯眼:“我怎么觉得真情流露的是你?”

 

“咦,有吗?”苏沐秋一脸无害。

 

“男人嘛,总归是成熟些比较性感……”

叶修慢条斯理咬甜筒,甜丝丝的;然后趁人不备,伸手在苏沐秋腰眼处掐了把,掐得人瞬间炸了,赶紧溜。

 

“妈蛋,叶修你给我站住!”苏沐秋狠狠咬完甜筒,扑上去要掐人。

 

  

 

人来人往,谁也不知谁的归期。两人如重回十六七岁,青春年少,以后总是阳光正好,潋潋流光,从不及弱冠,要长相厮守。

 

 


  

  

  

Fin.

-

虽然偏离了开坑初衷,半途拐向傻白甜一去不回,但还是恭喜自己完结⁄(⁄ ⁄•⁄ω⁄•⁄ ⁄)⁄

希望有说好这个故事,下次再见~  

 
评论(11)
热度(148)
© 潘洛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