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修伞:如何成功刷出一只苏沐秋

7.

魏琛被气走后,两个人留在了原地,现在叶修的等级是65,而从65级开始,升级所需的经验值呈指数式增长,所以叶修在考虑要不要换个副本刷刷了。

 

在地图上找了一圈,最后选定一个离得近的百人副本;虽然只有两个人,可也进得去,百人副本指的是难度。

 

“为什么我一定要帮你升级?打游戏好玩,可一直秒杀也很无聊。”说话间,苏沐秋挥挥袖子,把一群小怪扑杀。

 

“这不是有我陪你吗。”叶修回答。

 

“你先出个技能再说这话吧。”

 

“我的等级都是你杀的,当然得你赔了。”

 

“又不是我故意的。”

 

“怎么不是故意的,不是告白了才给解封吗?”叶修说。

 

“那都是系统设定的,系统设定!”

 

叶修笑笑:“噢,我还以为是你想听来着。”

 

苏沐秋一噎,哼了两声后,道:“如果真按你说的那样,我早就死了的话,你这句话不是得憋到老死。”

 

“也没有。”叶修看了看他,“我每年都去你坟前说……”

 

苏沐秋眼前立即浮现出叶修蹲在贴了他照片的小坟前悲痛欲绝地哭喊啊沐秋我喜欢你,啧,那画面……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叶修看出他在想什么,不紧不慢地补上一句:“……心里说说。”

 

解决完这一波小怪,两人继续往前走,因叶修打过这个副本,很熟悉,便走在了苏沐秋前面半步,这让苏沐秋只能看到叶修的侧面,和半个切面的背影。

 

叶修的话,让苏沐秋不禁去设想,如果现实是叶修说的那样,如果他很早、很年轻的时候就死了,叶修该怎么办?

 

当然,叶修不会活不下去,也不会整天伤春悲秋,他想像不出那样的叶修。那假如,这个事件的对象互换一下,他会怎么办?

 

会很难过吧,很强烈很强烈的难过,可是只属于自己的难过,不让别人看到,也不让别人知道,他会把这些难过收起来,收得好好的,当作他和叶修的回忆;因为是他,所以哪怕是最苦的味道,也独一无二。

 

思及于此,苏沐秋又有些想笑。真奇怪,他和叶修认识才多久啊,怎么会如此笃信地认定了呢?认定他就是最好、最特别的那一个,认定以后再也不会遇到这样一个他?

          

已经有小怪窜近了,苏沐秋却还没回神,叶修动手清理了后,问:“想什么呢?”

 

苏沐秋抬头,想了一下,道:“想亲你。”

 

叶修怔了下,他还以为苏沐秋终于有了点危机意识,要思考生命和存在问题了,可没想到,居然满脑子都是色情淫秽。

 

这样说完,苏沐秋也这样做了。

 

他往前踏了一步,上半身朝前倾,向叶修凑近,眼睛睁大,睫毛一扇一扇的,一缕长长的黑发从肩头滑落,落到他的身前,落到叶修的手边。

 

在触到苏沐秋的嘴唇的那一刹那,叶修想起了很多东西,都是零碎的片段:灼热的阳光,夏日的蝉鸣,洗得发白的短袖,断了芯的凉席,还有在超市里买肥皂和毛巾,他叫苏沐秋时对方回头的一个笑容……那些一闪而过,最后,只剩下眼前触摸得到的、思念了很久的他。

 

全息模拟下,先是只有嘴唇的相触,柔软,轻轻的,在试探,然后稍稍用力压了一下,咬了一下,像幼兽取暖的厮磨,后来不知道是谁先微微张开了嘴,谁先伸出了舌尖,扫过对方的嘴角和牙齿,温柔,又缠绵。

 

直到不长眼的小怪嗷嗷地扑上来,两个人才分开。

 

苏沐秋的脸红红的,叶修也有点脸热。

 

两个魔法师,第一次跟人亲亲啊!不谈技术,就挺好的,互相觉得对方吃了糖,嗯,多纯洁美好的亲吻,不谈技术。

 

袖子一甩,嗷嗷像狗叫的小怪消失无影,于是沉默诞生。

 

叶修真有点不好意思,他挺后悔的,早知道今天上游戏前该拿樱桃梗练习练习的。

 

“……你把舌头伸进来了……”说完苏沐秋就恨不得从没说过;他只是想打破不自在,偏偏嘴快不过脑子,怎么这么蠢啊啊啊啊啊!

 

“嗯。”叶修默默地点了下头。

 

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跳完——苏沐秋硬起头皮:“……这样我不就……吃到你的口水了。”

 

苏沐秋在心里泪流满面,他是猪吗!!!

 

这下不止是手脚不自在,连嘴巴和舌头也像中了毒一样麻麻的。

 

叶修看了他一眼,自认自己到底年纪大些,千万不能这样怂啊!

 

“咳,继续走吧,现在最后的BOSS应该刷出来了。”

 

“……哦。”苏沐秋好想把自己埋起来。

 

而最作妖的系统,不负众望地又来了:

 

【世界】【公告:恭喜西湖BOSS秋木苏和玩家一叶之秋一吻定情,好感度+10(2016/12/1 02:48)】

 

【世界】【公告:恭喜西湖BOSS秋木苏和玩家一叶之秋一吻定情,好感度+10(2016/12/1 02:48)】

 

【世界】【公告:恭喜西湖BOSS秋木苏和玩家一叶之秋一吻定情,好感度+10(2016/12/1 02:48)】

  

  

  

 
评论(12)
热度(184)
© 潘洛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