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修伞:如何成功刷出一只苏沐秋

11.

叶修在做梦。

 

多年前的夏天,烈日炎炎。

 

狭小的出租屋里,并排放置着两台旧电脑,他坐在左边,苏沐秋坐在右边,相互之间触手可及,电风扇在身后呜呜地转着,可还是热,后颈的发尾被汗水打湿,贴住细腻的皮肤。

 

两人目不斜视地盯着屏幕,十指将键盘敲得哒哒响;他们在打游戏,打比赛,是什么游戏,叶修不知道,身边苏沐秋的神情语态是怎样的,也看不清楚——这个梦好像把重点全放错了。

 

这场不知名的游戏进行了很长时间,在梦里,叶修感觉它的进度被拉得很长,几乎整个梦都是这样一个模糊的场景,近乎静止,只剩下扇叶呼呼地转动,和敲打键盘的嗒嗒,一声又一声的循环,除此之外,世界静默。

 

过了很久很久,终于快要到结束的时候;叶修清晰地知道快要结束了,然后他赢了,苏沐秋输了。

 

接着是苏沐秋的懊恼,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本子,用小刀削得丑丑的铅笔记下一笔,然后马上把本子藏起来,不让叶修看。

 

梦里的叶修没有强求,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他终究还是看了的,在现实里,在苏沐秋不在的时候。

 

输了是有惩罚的。苏沐秋推开椅子,站起来,把汗湿的刘海捋到一边,露出光洁的额头,踩着拖鞋,头也没回地出门了,留下一个背影——惩罚是顶着艳阳去买汽水。

 

后来叶修就看着敞开的门,一直看啊看啊,等苏沐秋回来。

 

可是最后,他的奖励也没有兑现。

 

从始至终,他甚至没有看到苏沐秋的正面。

 

醒来时,是青天白日,窗外阳光正好,明媚如水,透过窗帘偷渡进来。

 

叶修并非被惊醒,是很自然地醒来,刚睁眼时,脑子是空白的,什么也想不起来,后来等他揉着眼睛坐起来,打算掀开薄被下床,迷离的梦境犹如泄闸的洪水,汹涌而来,让他怔在当场。

 

好在他已经历过更过分的难过,就着伤疤再来一次,又能怎么样?总之不会比梦里的夏天更艰难。

 

神色平静得可怕的叶修侧头,看了眼床头柜的时钟,显示的是17:29;原来已经下午了。

 

他下了床,视线触及到书桌上的头盔,在原地站了几秒,终究还是上前几步,拿起来向游戏请求连接。

 

“叮——新资料片已更新完毕,欢迎玩家回来!”

 

这出乎叶修的意料,他本以为这次更新至少会耗费二十四个小时。既然能连上,心中抱有一丝希望的他当然立即选择了西湖;强制退出后,玩家都会终止退出前的状态,再次上线将位于复活点,被系统强制退出也不例外。

 

在他匆匆去往西湖的途中,系统还给了他一条消息:恭喜玩家一叶之秋完成结婚副本专属任务,奖励即将发放,请注意查收!(2016/12/1 17:34)

 

但叶修并不关心这奖励是什么,对他而言,什么都比不了下线前那三个小时。

 

凌晨还人满为患的西湖已经失去了它的热闹,显得格外的寂静和冷清,叶修走到湖边,抬头望去,湖心亭空空荡荡,无一人影。

 

即便已经做好了准备,却还是挡不住心里一空。

 

哪怕只是一个真的NPC也好啊……至少,可以让他短暂地假设,其实苏沐秋又被困在里面了,想听他再说一次表白,才愿意出来,如此重复上一次的欢喜。

 

他慢慢走近湖心亭,站到曾面对苏沐秋的位置,眼神幽幽暗暗不可知。最后,所有的情绪只有无奈地化作一句无声的叹息,追随记忆中越走越远的翩翩白衣,消失无踪。

 

而不管命运如何作弄,该继续的生活仍然会继续。

 

叶修打起精神,转身准备离开,耳边却突然听到一串“啊啊啊啊啊啊”的叫声,他抬头看了看,并没有发现玩家或NPC,等他再细听,却又什么都听不到了。

 

“……叶修!”

 

想要离开的脚步顿住,叶修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在一连串的打击下魔怔了。

 

“叶修!!!”

 

伴随而来的,还有肩膀被晃动的真实感。

 

叶修这才意识到什么,他慌慌张张地摘下头盔……然后看到了苏沐秋。

 

近到可以清晰地看清表情和五官,鲜活得叫人不敢置信;叶修甚至不愿眨眼。

 

“你……”

 

苏沐秋同样睁大眼瞪着他,接着视线一转,落到他手上的头盔。

 

“这就是全息游戏的进入端?”

  

  

  

 
评论(9)
热度(167)
© 潘洛斯|Powered by LOFTER